本站自2005年开始,过刊仍然提供下载 ,新 刊在半年内将不提供下载, 欢迎订阅
   Publishing Science    首页
湖北编辑学会主办  
 
2004年第四期  
 
目 录

卷首语
·科学发展观与出版业的发展 / 王建辉
专论·特约稿
·出版社转制的必要性及其重要意义 / 宋木文
编辑学·编辑工作
·编辑学理论研究需要新的提升 / 蔡克难
·试谈编辑基本规律 / 王志刚
·期刊编辑结构与编辑规律 / 徐柏容
·也谈编辑方法 / 阙道隆
·应该建立一个近现代汉语电子文献库 / 黄河清
出版学·出版工作
·产业结构分析与中小出版社的竞争战略 / 李 波
·经济全球化与出版文化的民族特色 / 杨小岩
·出版业价值链的管理与整合 / 姚德海 刘丽华
·美学在科技期刊广告设计中的应用 / 黄寿恩
数字技术·多媒体·网络出版
·我国网络出版发展与出版组织变革的关联性研究 / 尹章池 曾建华
·试论电子商务涉及的版权问题 / 段 维
书苑掇英
·选题策划的科学思维和预测 / 郭有声
·由“资格考试”说到“偏科教育” / 赵 健
·电子出版——伸向科普传播的橄榄枝 / 方 玮
·创办心血管病科普期刊的可行性分析 / 寿宇红
编辑史·出版史
·鲁迅的翻译出版思想与实践 / 刘 霞
·近代史上第一刊:《察世俗每月统记传》探微 / 杨 勇
·刘禹锡与图书编撰 / 曹 之
·章士钊与《独立周报》 / 龙敏贤
编辑随笔
·弘扬韬奋精神 / 巢 峰
·《中国出版编年史》(上、下)问世 / 边 集
·《现代出版:理论与实务》第一辑出版 / 凡 丁
编者·作者·读者
·立足于史料基础的出版文化研究 / 张国功
品书录
·出版研究的文化视野 / 蔡学俭
·科学与艺术的完美结晶 / 戴建国 李爱萍
·打造作文培优的品牌 / 万 忠

 

由“资格考试”说到“偏科教育”

赵 健


    备受关注的全国出版专业技术人员职业资格考试,已经举行过两次了。对于这两次考试的试题数量、难度、范围、知识点分布等热门话题,考生们议论颇多。我要在此处发点议论的,却是一个与上述“热门话题”相去较远的话题——在出版专业技术人员中存在着相当严重的“偏科现象”。以2002年度《出版专业理论与实务》中级试题为例,第85题是一道计算题,原题如下:
    某图书开本为850毫米?168毫米1/32,正文页码为472,另有前言2面、目录4面、后记1面(背白)均随正文一起用60克双胶纸印刷,主书名页、附书名页等随封面用铜版纸印刷,印数为15 000册。请计算印刷该图书需用的60克双胶纸的令数和吨数。(不计纸张加放率;须列出公式,计算的中间步骤可省略。)
    平心而论,这绝非“难、偏、怪”题,因为出版专业技术人员特别是责任编辑、责任印制经常都需要做这种计算,否则便难以估算成本。再者,全国出版专业职业资格考试辅导教材《出版专业理论与实务》(中级)255页上也讲得很清楚:用纸令数=印数子≌艀?000;用纸吨数=用纸令数琢钪貈?000。至于要用到的计算方法,那也无非是初等数学中的加、减、乘、除。对于报考中级专业技术职务任职资格的考生来说,此等“四则运算”,何啻“小菜一碟”。然而,看看这道试题的答卷,才知道考生们的情况与预想存在着不小的差距。主要表现在如下两
个方面。
    1.基本概念不清
    (1)把1令纸=500张纸当成了1000张纸;把“页”当成了“面”;把“印张”当成了“张数”;未计入“背白”的面数(1面)。
    (2)不知纸张的“克重”指的是“克/米2”,误以“60克”而不是“0.85米?.168米?0克/米2”作为每张纸的重量。
    (3)不知什么是“令重”,或者误以“克重”为“令重”,从而导致计算错误。
    2.计算能力差
    (1)相当数量的考生连简单的算术运算也不能措置裕如,如将480?2算为16,将15?5000?000算为250或215,如此等等。还有一些考生似乎不知晓四则运算的法则是“先乘除,后加减”;抑或在列算式时未给连加的数字加上括号,而计算时又糊里糊涂地“先乘除,后加减”了。其计算结果,当然与正确答案相去甚远。
    (2)另有一些考生似乎不懂得(或曰不能正确地使用)“四舍五入”这一取近似值的方法。例如,令重=0.85?.168?0?00?000=29.784(千克/令),可一些考生算出的令重却是29.835千克/令。原来,他们在计算的中间步骤取舍了小数——将纸张的长度1.168米的末位数“四舍五入”,使其成为近似值1.17米了。还有一些考生似乎既不知道计算的中间步骤不应取近似值,也不知道一般情况下(题目未作特别要求时)取近似值应取两位小数,以致“大刀阔斧”地将29.784千克/令“四舍五入”为30千克/令了。凡此种种,都不可避免地造成了计算误差。
    值得一提的是,本题的解题方法不止一个。只要概念清楚、思路正确,无论沿哪条路线求解,都能够“殊途同归”。例如,有的考生在算出用纸令数后,未计算令重,而是直接以令数除以“吨纸令数”(令/吨,即每吨该规格纸折合多少令),从而算出用纸吨数的。估计这部分考生的工作岗位在出版科(处)。他们清楚地记得:规格为850毫米?168毫米,克重为60克/米2的双胶纸,其“吨纸令数”为33.6令/吨。还有少数考生是先算出一张纸的重量,然后算出15000册书的用纸张数,最后算出用纸吨数的。估计这部分考生的工作岗位既不在编辑室(部),也不在出版科(处)。他们平时很少接触印刷用纸的计量,包括印张的计算,用纸令数的计算和用纸吨数的计算等,但他们的分析、计算能力则是比较强的。
说罢第一种“偏科现象”,再来说说第二种“偏科现象”。
    仍以2002年度试题为例。《出版专业理论与实务》(中级)试卷84题是一道改错题,原题如下:
    请通读下面一段文字,纠正其中的错误。
    明代未年,在反对文字覆古主义逆流的斗争中,以李贽、袁宏道(郎中)为首的公安派功不可默。袁中郎反对“文必秦汉,诗必胜唐”的主张,大声急呼,提倡舒发性灵,认为作诗作文,只要独抒巳见,便是嘉作。他晚年不得志,钟情山水,琅迹江湖,放荡形赅,有人还说他曾出境到印度、香港、越南、台湾等国游玩云。
    窃以为,倘若考生特别是习学自然科学的考生不知道袁宏道别名“中郎”,且受本试题第一句话的“误导”,以为他是一位中医医生,于是将第二句开头的“袁中郎”改成了“袁郎中”,那倒情有可原。因为袁宏道虽然在明代文坛有重要地位,其散文“文笔优美,韵味深远,清新明快,卓然成家”,而且官也做得不小(官翰林院庶吉士、编修。万历十七年归里。九年后复入京,官右庶子,任东宫讲席),无奈不及李白、杜甫、韩愈、苏轼等那样声名显赫,何况中学的语文课本中也没有选用过他的文章。遗憾的是,部分考生连“未年”应为“末年”、“文字”应为“文学”、“覆古”应为“复古”、“功不可默”应为“功不可没”、“胜唐”应为“盛唐”、“大声急呼”应为“大声疾呼”、“舒发”应为“抒发”、“巳见”应为“己见”、“嘉作”应为“佳作”、“钟情山水”应为“纵情山水”、“琅跡”应为“浪迹”、“放荡形赅”、应为“放浪形骸”,竟也不甚了了,甚或连把台湾、香港称为“国家”这样的政治性错误也未能发现。“偏科”偏到如此地步,岂不令人感慨系之!
    不言而喻,“偏科现象”来源于“偏科教育”。自上世纪50年代以来,我国实行文理分科教育,搞得“文不习理,理不学文”。其后果,正如吴国盛先生在《无知需要科普,傲慢需要抗击》一文中所指出的:“培养出来的学生知识结构单一,缺乏综合优势,从而创造能力不足,价值认同偏颇,工具理性与价值理性失衡,导致了片面的世界观和人生观。分科教育、专科教育的结果是双重的无知:理科生对文科的无知,文科生对理科的无知。”鲁迅先生曾经谆谆告诫文学青年不要只搞文学,不问科学。他语重心长地说:“专爱文学书,也不好的。先前的文学青年,往往厌恶数学、理化、史地、生物学,以为这些都无足轻重,后来变成连常识也没有,研究文学固然不明白,自己做起文章来也糊涂……”显然,按照鲁迅先生的治学思想,专爱理科书,信奉“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人,同样会“变成连常识也没有”。不少科学技术人员缺乏直接面向公众的表达能力,其所撰写的文章层次不、文理不通,给人以“思维混乱,语无伦次”的感觉,便是明证。
    有感于单一的知识结构对社会的发展妨害甚大,斯诺在其所著《两种文化》一书中呼吁:科学家应该读莎士比亚,文学家应该懂得热力学第二定律。斯诺的本意,是希望“两种文化”之间多沟通、多理解,使二者之间的鸿沟慢慢缩小,使“偏科教育”的影响逐渐消除。在这个“知识爆炸”的时代里,各种学科的横向贯通和交叉发展如此活跃、如此迅速,素质教育、通识教育在大中学校业已开始推行。此时此际,作为从事科学文化传播工作的出版人,岂能容忍自己或“对文科无知”,或“对理科无知”,一仍旧贯地“无知”下去!窃以为,现在是咱们出版专业技术人员,特别是年轻的出版专业技术人员“文必习理,理必学文”,从“偏科教育”的桎梏中解脱出来的时候了。

 (ID:614)
© 2001-2003 出版科学杂志 版权所有
报刊转载必须征得同意并支付稿酬,网络转载必须注明作者及本刊网址
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4楼403室 邮政编码430072 电 话:027 68753799 传 真: 68753799 E-mail: cbkx@163.com


鄂ICP备050020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