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自2005年开始,过刊仍然提供下载 ,新 刊在半年内将不提供下载, 欢迎订阅
   Publishing Science    首页
湖北编辑学会主办  
 
2004年第四期  
 
目 录

卷首语
·科学发展观与出版业的发展 / 王建辉
专论·特约稿
·出版社转制的必要性及其重要意义 / 宋木文
编辑学·编辑工作
·编辑学理论研究需要新的提升 / 蔡克难
·试谈编辑基本规律 / 王志刚
·期刊编辑结构与编辑规律 / 徐柏容
·也谈编辑方法 / 阙道隆
·应该建立一个近现代汉语电子文献库 / 黄河清
出版学·出版工作
·产业结构分析与中小出版社的竞争战略 / 李 波
·经济全球化与出版文化的民族特色 / 杨小岩
·出版业价值链的管理与整合 / 姚德海 刘丽华
·美学在科技期刊广告设计中的应用 / 黄寿恩
数字技术·多媒体·网络出版
·我国网络出版发展与出版组织变革的关联性研究 / 尹章池 曾建华
·试论电子商务涉及的版权问题 / 段 维
书苑掇英
·选题策划的科学思维和预测 / 郭有声
·由“资格考试”说到“偏科教育” / 赵 健
·电子出版——伸向科普传播的橄榄枝 / 方 玮
·创办心血管病科普期刊的可行性分析 / 寿宇红
编辑史·出版史
·鲁迅的翻译出版思想与实践 / 刘 霞
·近代史上第一刊:《察世俗每月统记传》探微 / 杨 勇
·刘禹锡与图书编撰 / 曹 之
·章士钊与《独立周报》 / 龙敏贤
编辑随笔
·弘扬韬奋精神 / 巢 峰
·《中国出版编年史》(上、下)问世 / 边 集
·《现代出版:理论与实务》第一辑出版 / 凡 丁
编者·作者·读者
·立足于史料基础的出版文化研究 / 张国功
品书录
·出版研究的文化视野 / 蔡学俭
·科学与艺术的完美结晶 / 戴建国 李爱萍
·打造作文培优的品牌 / 万 忠

 

近代史上第一刊:《察世俗每月统记传》探微

杨 勇
摘 要: 《察世俗每月统记传》是近代期刊中目前见到的第一种中文期刊,现在很难看到其实物资料。以该刊“封面”《序》《释疑篇》《告帖》和《月食》等文章体裁及其出版形式的影印件为材料,对刊物创刊前的准备概况、出版内容、编辑特征和刊物的出版贡献等进行探讨。
关键词: 近代出版史 《察世俗每月统记传》
第1共3页 >> 1页 2页 3页


    世界上最早的报刊,可能诞生于17世纪初期。一个世纪之后,英国传教士奉伦敦布道会之命,企图通过“播道”渠道,打开通往中国的大门。当时清政府实行严格的闭关锁国政策,严禁西洋人“私自刊刻经卷,倡立讲会”,向国人讲经传教,并于1811年公布了《严定西洋人传教治罪专条》,对违反者以“绞决”处治[1]。这样一来,英国传教士不得不采取迂回战略。他们于1814年在距离中国大陆较近的南洋诸岛华人聚居区——马六甲,建立“播道”基地,企图实施“教育播道”和“文字播道”。他们在马六甲设置学校、印刷所,创办中外文刊物,一方面在华人中培养返回中国内地传道的人才,另一方面为基地的外籍人传授中国文化,特别是培训掌握通晓中国语言能力的人才,为将来前往中国创造条件。在传教士创办的刊物中,以《察世俗每月统记传》(Chinese Monthly Magazine,1815—1821)为最早,这也是迄今为止,报刊界公认由外国人办的以中国人为读者对象的近代中文报刊创始的标志性刊物。之后,西方传教士通过马六甲不断向我国东南沿海城市渗透与扩张传教范围,陆续创办了许多报刊,对我国报刊业发展产生了很大影响。
    《察世俗每月统记传》究竟是一份怎样的刊物?其内容和形式以及它能给我们提供什么出版信息呢?这无疑是出版工作者所关注的。有关《察世俗每月统记传》最早的记载,可在戈公振先生1927年由商务印书馆出版的《中国报学史》中看到。但是,由于其记载概略,使了解程度很有限;又由于年代久远,加之天灾人祸,现在很难看到刊物原件。长期以来,关于《察世俗每月统记传》的记载,国内外报刊界史学家多以《中国报学史》为权威记载加以研究和引用。近期看到新加坡卓南生先生于1990年由东京百利坚社出版的日文版专著《中国近代新闻成立史》(1815—1874),2002年由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的中文版《中国近代报业发展史》(1815—1874)增订版上刊发了有关《察世俗每月统记传》的刊物封面、序言、刊物有关涉及其他信息的原始影印件。据此,对《察世俗每月统记传》的编辑、出版概况作一探索性研究,试图对此刊物有一个粗略认识。
             1  《察世俗每月统记传》创刊前的准备概况
    圣经的汉译问题是传教活动中遇到的首要问题。为了向中国进行基督教新教的传教活动,1805年英国伦敦布道会通过了有关圣经汉译的决议案。1807年春,作为伦敦布道会派往中国的首名传教士马礼逊(Robert Marrison, 1782—1834),在寻求美国政府援助之后来到中国广州。马礼逊的主要任务是先掌握中文,然后翻译圣经、编辑出版英汉辞典,为传教活动克服语言障碍做准备。对于传教士而言,中国语言复杂,较难掌握,但文字的统一,使外国传教士看到了希望。编辑麦都思(Walter Henry Medhurst, 1796—1857)曾经指出:“在(清朝)帝国全国,文字媒体是相通的。因此,通过文字代替口语对话,是彼此相互交换看法所常用的手段。由于中国文字是象形文字,每个字都有其特定的象征意义,因此,一
个受过教育的人士即使是使用与作者截然不同的方法,对同一文字有不同的发音,都能理解同书的内容。值得注意的是,在中国全国,不仅使用字义相同的文字,就连文章的体裁也是统一的。”[2]
    在英国东印度公司的支持下,马礼逊于1811年编辑了有关汉语语法书籍,1822年出版了英汉辞典。在此之前的1812年,伦敦布道会又派遣传教士米怜(William Milne,1785—1822)前往中国协助马礼逊从事传教活动,1813年7月抵达澳门。1814年东印度公司的势力已遍及马来半岛的马六甲、爪哇和槟城等华侨聚居地,米怜将传教基地最后确定在距离中国大陆较近的马六甲。按照英国布道会指令,马礼逊和米怜首先在马六甲开始实施“教育播道”(开办以中国人为对象的学校)和“文字播道”(以中国人为读者出版书籍、报刊),为在中国传教做准备。1815年8月5日,“立义馆”免费学校开学;同一天,米怜筹办的中文定期刊物《察世俗每月统记传》创刊。对于出版读物的作用,米怜有独到的见解,他说:“不管是以何种洗练的语言来表达,在传播人或有关神的知识上,印刷媒体显然要比其他媒体更占优势。作为加深理解的手段,中文书籍之重要性也许要比其他传播媒体还要大。因为,阅读中文的人口要远比其他民族为多。”他又说:“书籍可以广泛流通和传诵。如果有适当的代理人并采取谨慎的态度,书籍是有可能大量传入中国的。”[3]出版刊物的实践表明,米怜的看法是正确的,他们正是通过“教育播道”和“文字播道”,特别是通过所出版的中文刊物,在往来于马来半岛和中国大陆之间、有过耳濡目染“播道”经历和携带刊物的华人中起到了“播道”传播作用。
                    2  《察世俗每月统记传》的出版内容
    2.1  出版宗旨与任务
    马礼逊和米怜受英国基督教新教布道会指令在马六甲设立传教播道基地,其中创办中文刊物就是为在中国播道创造条件,这一目的是非常明确的。对此,《察世俗每月统记传》的《序》中有很清楚的表白:“故察世俗书必载道理各等也。神理,人道,国俗,天文,地理,偶遇,都必有些。随道之重遂传之。最大是神理,其次人道,又次国俗。是三样多讲,其余随时顺讲。”米怜在《察世俗每月统记传》发行4周年的1819年,对刊物总结时也说:“这本小刊物创立的原本目的,是要把一般知识的普及与宗教、道德的推广活动相结合,包括传播足以促使人们反思及激发其觉悟的公众事物的时事。传播基督教的教义,是最主要的目的,但也不忽视其他次要的目的。因为知识与科学就像是宗教的仕女一般,可成为道德
的支柱。”[4]
                          2.2  刊载内容
    《察世俗每月统记传》在刊发内容上,主要以“神理”(基督教教义)为主,“人道”(伦理道德)其次,再次为“国俗”(各国风土人情)。据卓南生先生查阅1815年创刊第1卷至1821年终卷共7卷表明,宣传基督教的文章在每期占到总篇幅的一半。从第一卷到第四卷,直接传教的文章较多,从第五卷开始,通过寓言、比喻等间接方式传教的文章有所增加。其中宣传教义的主要文章有:
    1815年:《神理》(连载),《圣经之大意》,《解信耶稣之论》;1816年:《古今圣史记》(连载至1820年),《进小门走窄路解论》;1817年:《万人有罪论》,《神主无所不知无处不在论》;1818年、1819年:《圣事节注》(连载);1820年:《引圣录句证神原造大地》;1821年:《圣书卷分论》,《旧遗诏书卷分》,《论新遗诏书》。
    除了圣经汉译及介绍宗教的文章外,《察世俗每月统记传》也刊载一些批判异教及其与基督教区别的短文。 (ID:618)

© 2001-2003 出版科学杂志 版权所有
报刊转载必须征得同意并支付稿酬,网络转载必须注明作者及本刊网址
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4楼403室 邮政编码430072 电 话:027 68753799 传 真: 68753799 E-mail: cbkx@163.com


鄂ICP备050020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