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自2005年开始,过刊仍然提供下载 ,新 刊在半年内将不提供下载, 欢迎订阅
   Publishing Science    首页
湖北编辑学会主办  
 
2006年第五期  
 
目 录

卷首语
·出版有学 / 罗紫初
编辑学·编辑工作
·编辑素质研究文献的内容分析 / 张鸽盛 史菲菲
·浅谈编辑的媒介素养 / 朱蕴茝
·现代出版呼唤传统复审的归位 / 余丽珍
·解链畅销书,透析大众文化 / 陈来仪
·大众出版结构与阅读的异化 / 李国霖
·理论刊物编辑的创新意识 / 祝林浩
出版学·出版工作
·合理的“合理引用” / 杨晓鸣
·出版社的品牌建设 / 黄光虹
·对国际版权贸易的文化安全思考 / 彭文波
·中国玄幻小说热潮现象的多元解析 / 盖 博
数字技术·多媒体·网络出版
·OA出版的实现方式及其营销策略分析 /
·面对网络教育机遇的网络出版 / 陈 铭
·教育事业的发展离不开网上科技文献 / 严 萍
书苑掇英
·职业理想:出版职业道德之魂 / 周 力
·美术编辑的生存环境与发展空间 / 刘福珊
编辑史·出版史
·从偏爱到疏离 / 王 媛
·黄丕烈与古籍刊刻 / 张 立 杨 薇
·萧也牧与《红旗飘飘》 / 李 磊
编辑随笔
·幼儿文学读物呼唤悲剧美 / 卓少锋
·《潜在写作文丛》出版缘起 / 李杏华
编者·作者·读者
·读者·编辑·作者: / 施红英
品书录
·《三农中国》为“三农”鼓与呼 / 窦鸿潭
·让“吃的学问”广为传播 / 赵 健
科研信息
·湖北省编辑学会举行第三次会员代表大会 /

 

中国玄幻小说热潮现象的多元解析

盖 博
摘 要: 2003年以来,玄幻小说在中国掀起了热潮。玄幻热潮这一出版、文化现象是历史与现实共同作用的结果。本文以中国玄幻小说自身特点和社会外部环境两个维度为基本框架,从本土化内涵、青少年化对象、商业化运作和网络化传播四个角度解析中国玄幻小说热潮出现的深层原因。
关键词: 玄幻小说 青少年文化 传统文化 商业化 网络
第1共2页 >> 1页 2页


  随着中国城市网络的普及和发展,网络文学逐渐成为大众文化的新兴产品。据《 2004-2005中国出版业发展报告》显示,互联网文学出版的直接产值达到了1亿元人民币,并呈持续增长的态势[1]。2003年开始,玄幻小说逐渐在网络文学中崭露头角,进入2004年以后,则出现了玄幻小说的热潮,从此玄幻小说开始占据网络小说的主导地位。据Google和百度公布的数据显示,2004年玄幻小说《小兵传奇》是唯一入选十大中文搜索关键词的文学相关词语,在Google和百度的统计中分别排在第三位和第十位[2]。而在百度最新的小说排行榜中,玄幻小说已经占据了绝对优势,其中前两名分别为《小兵传奇》和《诛仙》[3]。另外,随着大型玄幻网站的出现,玄幻作品的数量也呈现出大幅度的增长,其中优秀作品的点击率可以达到百万甚至千万量级。玄幻小说在纸质出版领域也获得了成功,迅速成为热门畅销书。玄幻小说热潮的出现不仅是一种出版领域的现象,也是一种文化现象,它是特定社会、文化土壤孕育的产物。本文旨在从本土化内涵、青少年化对象、商业化运作和网络化传播四个角度探讨玄幻小说热潮出现的原因,并尝试整合传播学、出版学和文化研究的相关思想,解析这一出版及文化现象。
一、玄幻小说的定义
  由于玄幻小说仍处于探索阶段,目前玄幻小说的定义尚存有争议。一般来讲,玄幻小说与科幻、魔幻、奇幻小说并称为幻想小说[4][5]。玄幻小说多数以中国某一古代历史时期或超时空为背景,融合幻想、神话、武侠、励志、爱情等多重因素进行创作,通常带有中国传统文化的特色。目前公认的玄幻小说作家有黄易、今何在、树下野狐、肖鼎等人。
  二、中国玄幻小说热潮的缘起
  1.本土化特征是中国玄幻小说热潮的根本动力。中国的传统文化是富于想象和奇幻色彩的。中国的传统神话包括了从开天辟地到诸神战争等丰富的现代奇幻小说素材。庄子《逍遥游》中“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6]在道家经典中引入了超现实色彩。此后先秦的《山海经》,魏晋的志怪小说,明代的《西游记》等都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浪漫主义元素在各个时代的体现,这也是现代玄幻小说得以出现的文化源泉。
  就时间上看,中国现代玄幻小说是由中国现代武侠小说派生而来的。中国的现代武侠小说承接于传统《三侠五义》《说唐》之类的评书评话,其代表作家是金庸、梁羽生和古龙,这些作家主要活跃在上世纪的七八十年代。玄幻小说最早的领军人物是黄易。他在其早期作品《破碎虚空》中便谈论武学与天道的关系,在当时的武侠小说中可谓独树一帜。在他此后的《寻秦记》《星际浪子》和近期推出的《大唐双龙传》等重要作品中,历史、科幻、战争、谋略已经成为这些小说的普遍要素。
  与《魔戒》和《哈利·波特》这种植根于西方文化的奇幻作品相比,中国现代玄幻小说带有鲜明的本土色彩。此类小说多以中国特定历史时期为背景,更多地延承了传统武侠小说之风。黄易的《大唐双龙传》是其中的一部代表作品。小说以隋末唐初为背景,塑造了寇仲和徐子陵两位少年英雄,以新武侠的形式再现隋末社会由纷争走向唐统一的过程。在近年出现的主要玄幻作品中,目前比较畅销的《搜神记》是以晋代干宝的《搜神记》为题,小说在上古洪荒的背景下,展现了光怪陆离的古代神话世界。《搜神记》由神农之死展开,以主人公少年拓拔野和蚩尤的成长为主线,同时穿插了黄帝、夸父、西王母等一系列中国神话故事形象。另一部著名的玄幻作品《悟空传》则是对经典名著《西游记》的后现代模仿,与《搜神记》不同,《悟空传》直接以唐僧师徒四人的取经之路为故事主线进行创作。受周星驰影片《大话西游》的影响,《悟空传》颠覆了传统人物的单维特征,将取经作为人生历程的暗喻,探讨了信仰、爱情、忠贞、得失等问题,借以感悟人生。总体上看,玄幻小说在内容上多以上古或古代社会为背景,在风格上模仿神话故事或志怪小说,在主题上则延承了中国现代武侠小说的特点,这是中国玄幻作品本土文化特征的三个主要体现。
  由于具有浓厚的中国本土文化特征,玄幻小说吸引了众多的本土读者。作为本土通俗文化的中国玄幻小说,特别是其中的优秀作品,不管从内容还是形式上都更有助于引起受众的民族文化认同,这种身份认同反过来又促使本土化幻想作品在大陆和台湾地区的流行。从这个意义上讲,中华本土化特征是中国玄幻小说发展的根本动力,也是中国玄幻小说作为类型文学得以流行的内在原因。
  2.扎根青少年文化是玄幻小说得以流行的内在直接动力。由于玄幻小说派生于现代武侠小说的特点,玄幻小说的主要受众多为青少年群体,其作品本身也体现了都市青少年文化的特征。青少年处于人生特殊的发展阶段,通常好奇心强、想象力丰富、内在叛逆、反应敏感,而玄幻小说从风格到主题都在相当的程度上满足了青少年受众的需求。
  就脉络而言,玄幻小说多是以主人公的个人奋斗经历为主线,在一定程度上留有成长小说的痕迹。《寻秦记》中的项少龙,《搜神记》中的拓拔野和蚩尤,《诛仙》中的张小凡和林惊羽,都是历经磨难,借助天分和机缘,由无名小卒逐渐成为少年英雄,成就救世大业。玄幻小说在叙述主人公成长的过程中,穿插了大量的情感描写,轰轰烈烈的爱情和生死与共的友情成为此类小说的内在精神主线。玄幻小说与现代武侠小说的最大区别在于天马行空的想象,玄幻世界往往也是超现实的世界,充满了壮丽河山、珍禽灵兽、绝顶神功和盖世高人,作者的思路通常不受现实理念的束缚。在塑造人物时,主人公通常具有顽强、不羁、率真、敢爱敢恨等性格。在《大唐双龙传》中,黄易同时刻画了桀骜不驯的寇仲和聪颖俊秀的徐子陵两个性格迥异的主人公,但是在两种性格下,共同涌动的是青春之心。这一特点也反映在《搜神记》和《诛仙》中。这种对青少年主人公的刻画、对主题的烘托,以及大胆的写作风格,一方面加强了青少年受众对作品和主人公的认同感,另一方面也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青少年内心对感情与成功的渴望,使读者在阅读过程中通过自我投射来缓解对现实的不满,抒发对未来的憧憬。
  在现代化进程中,人们的本体安全受到了威胁[7]。在信仰缺失的时代,青少年同样面临着普遍意义上的迷茫与失落。在这种背景下,玄幻小说为青少年呈现出一个另类的奇异世界,这里宣扬的是一种超越世事沧桑的人生感悟,是一种看尽烟花后的自省修身之态。因此,《悟空传》的结尾是百代草木容枯的意象,《大唐双龙传》则以主人公退隐江湖,漫步风雪漫天街头收尾。这种超越寄托了中国儒家和道家的哲学,同时又折射了当代青年文化对后现代社会混乱、无助的探索。
  3.商业化运作与娱乐化趋势营造玄幻小说兴起的社会环境。玄幻小说蕴藏着巨大的商业潜质。由于拥有数量可观的青少年读者,专业玄幻小说网站不断出现,这种现象也吸引了纸质出版商的关注。截至2005年,奇幻类文学发展到年均5000万人民币的市场,并呈逐年递增之势[8]。热门玄幻系列小说《诛仙》在2005年6 月出版了《诛仙1》和《诛仙2》,这两个系列在之后的两个月里销量突破了12万册,2005年8月《诛仙》推出了《诛仙3》和《诛仙4》,在几周内便登上各大书店的畅销书榜,此后出版的《诛仙5》,其销售总数已超过60万册[9]。玄幻小说中的另一部代表作品《搜神记》,由于拥有众多固定的受众,网络点击率已高达上亿次。在这种情况下,《搜神记》在港台率先出版纸质版,又由贝塔斯曼和辽宁教育出版社在大陆联合推出简体中文版,此书已成为2005年的畅销书。网站运营商与出版商的合力商业打造在很大程度上促进了玄幻小说在市场中的推广和流行。同时,由于玄幻小说具有浓郁的本土元素、稳固的青少年受众市场,配合幻想小说抬头的全球背景,玄幻小说也自然成为商业资本着力打造的一种文化产品。  (ID:924)
© 2001-2003 出版科学杂志 版权所有
报刊转载必须征得同意并支付稿酬,网络转载必须注明作者及本刊网址
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4楼403室 邮政编码430072 电 话:027 68753799 传 真: 68753799 E-mail: cbkx@163.com


鄂ICP备050020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