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自2005年开始,过刊仍然提供下载 ,新 刊在半年内将不提供下载, 欢迎订阅
   Publishing Science    首页
湖北编辑学会主办  
 
2006年第五期  
 
目 录

卷首语
·出版有学 / 罗紫初
编辑学·编辑工作
·编辑素质研究文献的内容分析 / 张鸽盛 史菲菲
·浅谈编辑的媒介素养 / 朱蕴茝
·现代出版呼唤传统复审的归位 / 余丽珍
·解链畅销书,透析大众文化 / 陈来仪
·大众出版结构与阅读的异化 / 李国霖
·理论刊物编辑的创新意识 / 祝林浩
出版学·出版工作
·合理的“合理引用” / 杨晓鸣
·出版社的品牌建设 / 黄光虹
·对国际版权贸易的文化安全思考 / 彭文波
·中国玄幻小说热潮现象的多元解析 / 盖 博
数字技术·多媒体·网络出版
·OA出版的实现方式及其营销策略分析 /
·面对网络教育机遇的网络出版 / 陈 铭
·教育事业的发展离不开网上科技文献 / 严 萍
书苑掇英
·职业理想:出版职业道德之魂 / 周 力
·美术编辑的生存环境与发展空间 / 刘福珊
编辑史·出版史
·从偏爱到疏离 / 王 媛
·黄丕烈与古籍刊刻 / 张 立 杨 薇
·萧也牧与《红旗飘飘》 / 李 磊
编辑随笔
·幼儿文学读物呼唤悲剧美 / 卓少锋
·《潜在写作文丛》出版缘起 / 李杏华
编者·作者·读者
·读者·编辑·作者: / 施红英
品书录
·《三农中国》为“三农”鼓与呼 / 窦鸿潭
·让“吃的学问”广为传播 / 赵 健
科研信息
·湖北省编辑学会举行第三次会员代表大会 /

 

萧也牧与《红旗飘飘》

李 磊
摘 要: 2006是中国共产党建党85周年,也是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70周年,诸多大事记的转折点汇于2006年。以史为鉴、讴歌胜利让人欢欣鼓舞,缅怀革命先辈、继承革命优良传统才能继往开来。《星火燎原》《红旗飘飘》是从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走过的人们记忆中永不褪色的革命英雄故事教科书,也是那个时代青年红色革命传统教育的典型代表。一滴水可以折射出太阳的光辉。本文通过回顾萧也牧与《红旗飘飘》丛刊在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共同走过的历程,探寻作为编辑身份存在的萧也牧的其人、其事,以期展示一个真实、可信、不应该被忘却的编辑出版家——萧也牧。
关键词: 萧也牧 《红旗飘飘》 编辑出版 革命教育读物
第2共2页 >> 1页 2页


“我们感到最困难的是:熟悉革命斗争和英雄人物的作者,往往没有充分的时间从事写作。同时,写一部较完整的描写英雄人物的传记小说或反映革命斗争的作品,往往需要较长的时间。这样,就使我们未能更多地出版这类读物。为了满足广大读者的迫切需要,我们除了组织各方面的作者,写作这类读物之外,同时,我们筹办了这个专门发表描写英雄人物和革命斗争的作品的丛刊。” 万事开头难。萧也牧并没有放弃,而是鼓励大家:“路是人走出来的。大家齐心合力学着干,坚持一条:只看稿件质量,不管作家名气大小。”1957年3月一个星期天上午,萧也牧跑到江晓天的家里,说了他的急切心情,并提出这样的主意: “成本的传记稿难约,约写万儿八千字的人物故事,好办些,咱们把面放宽些,单篇不好出书,合起来用丛刊形式出。”[5]萧也牧善于思考、做事雷厉风行,迅速向中青社社长朱语今作了汇报。经过领导讨论,征得创刊的同意后,思想敏锐的萧也牧为丛刊取了个富有诗意的书名:《红旗飘飘》。在第一集的文章大体确定后,他动笔起草《编者的话》。今天我们能够看到《红旗飘飘》创刊号上的 “编者的话”,那端端正正的四个字也是萧也牧的手笔。
  为《红旗飘飘》的出刊,萧也牧花了几个晚上查阅了不少资料,又开列了他所掌握的一批革命先辈和革命作家的名单和丰富多彩的选题计划,并发出约稿信。萧也牧等人对有关老同志一再登门求教,老人们讲,他们做记录,回社以后进行整理,修改,编辑加工,花了很多心血,默默无闻地当个无名英雄。一阵紧锣密鼓,萧也牧、张羽、黄伊等就办起了一个丛刊。1957年中青社的《红旗飘飘》问世,紧接着解放军文艺出版社的《星火燎原》也出版了,两本书成为在金色的50年代教育青年一代学习革命传统的最好读物,这其中萧也牧的积极策划功不可没。 2. 《红旗飘飘》发展期:默默耕耘的萧也牧。编辑工作是一种隐性工作,编辑隐于作者背后,编辑工作隐于案头工作之后,需要编辑耐得住寂寞,默默“为他人做嫁衣裳”。可是在当时,社会对于编辑出版工作不大重视。想搞创作的,大都不安于干这一行。萧也牧已经是有点社会影响的作家了,又是在他的作品受到批判后来当编辑的,舆论压力不小。可是他从来不计较这些,积极地投入编辑工作,并甘之如饴[6]。
  《红旗飘飘》重视专辑或栏目策划,在出版的16集中几乎每集都有专辑、特辑或栏目,比如第1集的“老共青团员回忆录”、第3集的“解放军三十年”、第4集的 “庆祝十月革命四十周年特辑”、第5集的“革命先烈故事特辑”、第8集和第9集的“烈士诗文抄”、第10 集的“老工人回忆录”、第11集的“福建老根据地革命斗争故事特辑”,以及第13集的“安源矿史片断”和“天津战役片断”。这些栏目或特辑集中地展现了一批不同历史时期具有特定主题的英雄人物和革命斗争,很好地实践了怀念与敬仰革命先烈、继承并发扬老一辈革命精神,引导青年把青春献给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创刊宗旨。不仅如此,《红旗飘飘》也十分重视广告宣传。从第9集始,《红旗飘飘》的内文出现了图书广告,积极为那些因刊登在丛刊上受到广大青年欢迎而结集出版的单行本图书作宣传推广,其中,刊登在第9集上的图书广告就有《抗日的烽火》(廖荣标、张藩等著)、《烈士亲属的回忆》(陈琮英、李兴华著)、《邹韬奋》(穆欣编著)、《红军儿女》(徐行者、刘五著)。此外,《红旗飘飘》在版式安排上也从最初单纯的白纸黑字变得图文并茂,彩色封面、衬页插图、扉页插图以及封底插图、内页插图都不同程度、不同数量地出现,比如《胜利渡长江》《红军过雪山》《秋收起义》等油画分别登上了第9集、第11集和第12集的封面。栏目策划、广告宣传和版式变化是编辑理念的最直接体现,隐藏在策划背后的是编辑工作者所付出的汗水、心血和智慧,这其中自然也有萧也牧的辛勤付出。
  萧也牧在1956年发表于上海《文艺报》的《编辑·作者·作品》一文中说:“编辑是作品的第一个读者,是作家的亲密的朋友。他比一般读者读作品读得更加仔细,对作品有着责任的感觉。作品出版以后,他和作家同样关注着作品的命运。作品受到冷遇,他也难过,得到读者的赞赏,他也分享到快乐。” 在处理编辑、作者和作品的关系时,萧也牧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最典型的例子是他对罗广斌等人把《在烈火中得到永生》创作扩展成长篇小说《红岩》的热情帮助和诚恳支持。《在烈火中得到永生》原本发表在《红旗飘飘》第6集,出版后受到读者的好评。听说罗广斌等人拟将《在烈火中得到永生》扩展成一部长篇作品,萧也牧立即草拟了一封约稿信,经批准,发往重庆。信中说:
  
    罗广斌、刘德彬、杨益言同志:
  尊作《在烈火中得到永生》在《红旗飘飘》发表后,很受广大读者欢迎。听说你们已把它扩展写成长篇,这是件令人十分高兴的事。如果已经写好了,请即寄来一读。但不知道你们写的是根据真人真事加以集中概括写成的小说,还是完全是真人真事的回忆录?若是小说,请寄我社第二编辑室;若是回忆录,可寄五编室。我们当以跃进的精神迅速处理。
  
    紧紧地握手。
  
1958年7月22日
  后来当罗广斌等人来京修改《红岩》时,虽然从编辑业务分工上,萧也牧与作者毫无关联,但他还是主动地发表了自己对稿件的意见,关心修改的进程,关心作品的命运[7]。萧也牧对作者、作品纯真的职业道德和火热的革命热情,无疑对团结优秀作者、吸引更多好的稿件投向《红旗飘飘》有着积极的作用。
  3.《红旗飘飘》功劳簿上:不该被忘却的萧也牧。从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开始,中青社创造了两次大的辉煌:第一次辉煌是50年代初翻译外国尤其是苏联英雄人物和革命故事;第二次辉煌是“三红一创二火”(“三红”是指罗广斌、杨益言的《红岩》,吴强的《红日》,梁斌的《红旗谱》;“一创”是指柳青的《创业史》;“二火”是指蒙古族作家乌兰巴干的《草原烽火》和刘流的《烈火金刚》),而以第二次辉煌最盛,在我国当代文学史和出版史上都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众人拾柴火焰高。这些当代文学史上著名作品的出版问世和《红旗飘飘》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其中,《红岩》的雏形《在烈火中得到永生》最初发表在《红旗飘飘》第6集上,《烈火金刚》也是因为刊登在《红旗飘飘》上得到读者好评之后才结集出版。同样,《红旗飘飘》第2集上刊登的葛振林讲述的《狼牙山跳崖记》一经发表就被《中国青年》等刊物转载,多次修改完善后被编入小学语文课本,成了至今耳熟能详的《狼牙山五壮士》。可以说,在某种程度上,《红旗飘飘》就是中青社“三红一创二火”辉煌的试验田和练兵场,中青社的辉煌里有《红旗飘飘》一份功劳,也有萧也牧、张羽、黄伊等默默奉献的编辑工作者的一份功劳。
  《红旗飘飘》不仅对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青少年当时的人生观、世界观的形成产生了重大的影响,即使在很多年以后它仍然被人们所提及,成为了五六十年代青少年的集体记忆。著名编辑家秦兆阳“文革”后在《忆萧也牧》中说:“在我20 年的不幸中,为了寻求精神支柱,解除内心的苦闷,许多革命回忆录就成了我如饥似渴的读物。而读得最多的,则是青年出版社出版的专门刊登革命回忆录的《红旗飘飘》。”[8]赵亚山在《〈红旗飘飘〉在我家》一文中满怀深情地写道: “一晃40年过去,《红旗飘飘》是我最心爱的藏书之一。我从乡下来到省城,又在省城先后搬家9次,多少回精简淘汰家什,我都舍不得《红旗飘飘》离开我,尽管它纸张发黄变脆。我从中畅饮信念的甘泉,缅怀千百万为国捐躯的英烈们,崇拜浴血奋战戎马沙场为民族立下战功的将军们,敬佩率领中国人民推翻三座大山而今又领导人民迈进改革开放新世纪的中国共产党!”[9]由此观之,《红旗飘飘》几乎成了从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走过的整整一代人的集体记忆,其深远的影响可见一斑。(下转80页)
  (上接67页)
  四、结 语
  《红旗飘飘》从1957年5月创刊到1962年停刊,直到1979年才又复刊、继续出版这几十年的曲折命运,既是当代中国历史进程的记录者,也是这段历史的亲历者。作为一个带有强烈时代色彩的革命教育读物,《红旗飘飘》连同那些伴它出生、成长经历挫折的人,比如萧也牧,都已经随着时代走进了历史的档案馆。在我们庆祝建党85周年和红军长征胜利70周年的今天,我们应该记住那些红色的革命记忆以及把这些记忆用文字保存下来的人和物。而作为编辑的萧也牧无疑为给了一代人集体记忆的《红旗飘飘》做出了自己的贡献,他不应该被忘记。
  注 释
  [1] 红旗飘飘·编者的话.北京:中国青年出版社,1957:3
  [2]陈香.生于五十年代:《雷锋日记》、红色叙事和连环画.中华读书报,200 5-05-25
  [3][7]张羽.萧也牧之死.新文学史料,1993(4)
  [4][5][6]江晓天.黄泉虽抱恨,白日自流名——怀念萧也牧同志.散文,1 980(10)
  [8]秦兆阳.忆萧也牧.随笔,1987(4)
  [9]赵亚山.《红旗飘飘》在我家.人民日报,2001-
  06-26
  (作者单位:河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ID:932)
© 2001-2003 出版科学杂志 版权所有
报刊转载必须征得同意并支付稿酬,网络转载必须注明作者及本刊网址
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4楼403室 邮政编码430072 电 话:027 68753799 传 真: 68753799 E-mail: cbkx@163.com


鄂ICP备050020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