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自2005年开始,过刊仍然提供下载 ,新 刊在半年内将不提供下载, 欢迎订阅
   Publishing Science    首页
湖北编辑学会主办  
 
2006年第五期  
 
目 录

卷首语
·出版有学 / 罗紫初
编辑学·编辑工作
·编辑素质研究文献的内容分析 / 张鸽盛 史菲菲
·浅谈编辑的媒介素养 / 朱蕴茝
·现代出版呼唤传统复审的归位 / 余丽珍
·解链畅销书,透析大众文化 / 陈来仪
·大众出版结构与阅读的异化 / 李国霖
·理论刊物编辑的创新意识 / 祝林浩
出版学·出版工作
·合理的“合理引用” / 杨晓鸣
·出版社的品牌建设 / 黄光虹
·对国际版权贸易的文化安全思考 / 彭文波
·中国玄幻小说热潮现象的多元解析 / 盖 博
数字技术·多媒体·网络出版
·OA出版的实现方式及其营销策略分析 /
·面对网络教育机遇的网络出版 / 陈 铭
·教育事业的发展离不开网上科技文献 / 严 萍
书苑掇英
·职业理想:出版职业道德之魂 / 周 力
·美术编辑的生存环境与发展空间 / 刘福珊
编辑史·出版史
·从偏爱到疏离 / 王 媛
·黄丕烈与古籍刊刻 / 张 立 杨 薇
·萧也牧与《红旗飘飘》 / 李 磊
编辑随笔
·幼儿文学读物呼唤悲剧美 / 卓少锋
·《潜在写作文丛》出版缘起 / 李杏华
编者·作者·读者
·读者·编辑·作者: / 施红英
品书录
·《三农中国》为“三农”鼓与呼 / 窦鸿潭
·让“吃的学问”广为传播 / 赵 健
科研信息
·湖北省编辑学会举行第三次会员代表大会 /

 

幼儿文学读物呼唤悲剧美

卓少锋
第1共2页 >> 1页 2页


   当了多年的低幼读物编辑,整日浸没在风和日丽、鸟语花香的童话园里,心里却不知不觉地逆反地产生出幼儿悲剧文学情结,渴望不断有抹着一缕淡淡悲伤的优秀幼儿悲剧作品问世,让幼儿体验那种用“悲”的形式,通过美的对象被毁灭或遭受巨大灾难,引起情感上的逆受反应——一方面引起他们的悲痛之感;另一方面,在悲哀痛苦中看到美,得到美的熏陶和享受。记得在编辑后来获得第五届国家图书奖的《好阿姨新童话》丛书时,当收到一篇篇或温馨浪漫或幽默诙谐或紧张刺激的童话佳作时,心中的喜悦油然而生。可收到谢华女士的《月光和麻雀》时,我不禁拍手叫好,因为它是谢华女士继幼儿悲剧童话力作《岩石上的小蝌蚪》后的又一篇难得一见的优秀幼儿悲剧童话,不仅满足了我的悲剧情结,而且完善了这套丛书的文学形态,大大提升了这套丛书的审美品位。
  其实悲剧和喜剧一样是美的重要表现形式。纵观古今中外的文学发展史,“悲剧 ”和“史诗”这两个艺术概念之间的美学关系是何等的密切。从古老的《荷马史诗》到当代文坛的悲剧小说,无不以悲剧的艺术表现为其强有力的支撑点。然而,长期以来在幼儿文学理论界,却一直有人一味地强调幼儿文学应该是一片欢快明朗、纯而又纯的冰晶世界。那里最好只表现“一帆风顺”、“温馨浪漫”,而不要表现痛苦、悲哀、灾难和毁灭。在他们看来,幼儿的心灵纯洁,感情稚嫩,而悲剧会损伤他们幼小的心扉,扼杀他们纯真的天性,给幼儿心灵抹上沉重的抑郁和灰色情调,对现实生活产生恐怖和痛苦的感觉。于是悲剧的理念,在这个领域中不是被扭曲变形了,就是日趋淡化。反映在创作上,就是凶恶的后母最后总是不得好报,丑小鸭终于长成白天鹅,而每当有价值的东西快要毁灭时,作家往往设置某种神秘力量(通常是仙女)前来救助使之大团圆。于是在童话中,出现频率最高的往往是这样一个句子:王子和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一起。鲁迅先生说:“ 悲剧,就是将有价值的毁灭给人看。”按照鲁迅先生的悲剧定义,这些作品都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悲剧,而真正称得上严格意义上的悲剧作品却是少而又少,称得上优秀的更是凤毛麟角。大家似乎忘记了这样一个事实:幼儿文学也是文学,而且首先应该是文学。没有悲剧的文学,不能不是文学的悲剧。
  富有讽刺意味的是,在一些人拼命护住幼儿文学这块园地免遭悲剧“侵袭”时,蓦然回首,幼儿文学的前辈们却早已认识到悲剧的特殊审美价值,并写出了一些足以称作幼儿悲剧文学典范的佳作,如安徒生的《海的女儿》《卖火柴的小女孩》,王尔德的《快乐王子》等。在这些作品里,虽然最后海的女儿化为泡沫,卖火柴的小女孩“在旧年的除夕冻死了”,快乐王子的心裂成了两瓣,小人鱼、小女孩、快乐王子——这些美好的东西都被毁灭了,但不见得它们给幼儿带来什么消极影响。相反,我们的幼儿对这些童话是百听不厌,而且小人鱼在追求不灭灵魂中所表现出来的最大限度承担困难和牺牲的精神,激励着一个又一个世纪的小读者,而小人鱼追求的破灭所带来的强烈震撼又极大地提升了孩子们情感体验上和理性认识上的深刻性。大师们用自己的创作实践证明了幼儿文学完全可以有悲剧,而且优秀的悲剧作品同样可以成为幼儿们喜爱的珍品。
  现实生活是个复杂的世界,不管是过去、现在还是将来,永远有挫折、艰险,永远有悲剧发生。美的事物会遭受毁灭,即使是涉世不久的幼儿,悲剧也时常发生在他们身上,发生在他们周围的人身上。事实上,他们已经感到悲剧的严峻和崇高。可反映到幼儿文学中,为什么要粉饰太平,用瞒和骗的方法歪曲地反映生活,交给他们一些虚假的东西呢?吴其南在《写给春天的文学——试谈儿童文学的美学特征》一文中写道:“世界是复杂的,有欢乐,也有痛苦;有光明,也有黑暗。儿童生活得快乐一些这是应该的,但是如果生活过于完美,只知欢乐而不知艰苦,只知光明而不知黑暗,只知获取而不知付出,那就不一定是好的了”。因此,“在让儿童欢乐歌舞的同时,也要让他们知道今天的生活来之不易;在让他们看到光明的时候,也要注意生活中还存在着落后腐朽的东西”。一些幼儿文学作家从儿童年龄特征出发,为避免有价值东西的毁灭而设置大团圆结局,其主要的理由在于有价值东西毁灭所带来的刺激不利于儿童的身心发展,但是他们不知道,他们的这种做法仔细推敲,无不是在另一种意义上违背了儿童的身心发展规律。我们都知道,儿童身心不断发 展, 其发展最终结果就是让个体社会化,成为一个社会人,更好地融入社会,从而推动社会向更高的文明发展。因此,我们的幼儿要成长为一个社会人甚至担当起社会文明的推动者,首先一点就要认识社会,认识社会的复杂性。固然快乐文学是需要的,但不可把复杂的生活过滤蒸馏得纯而又纯,甚至连梦也是玫瑰色的,在这样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孩子,一遇到风浪,他们头脑中的那种虚假肤浅的“美”立刻烟消云散,成为泡沫。有些孩子甚至还会产生认识失衡,他们会问怎么跟书上讲的不一样呢?以致不知所措,无法应对突如其来的事件,无法面对生活中的挫折。我们常将儿童比作祖国的花朵,我们应该用心好好栽培,但是花朵不应一直栽培在温室中,也应该拿到太阳底下、风雨之中好好磨练,否则一经搬离,不久就会枯萎。由此,我们的幼儿文学之舟不应该一直停泊在平静的港湾,而应该驶向一个更广阔的领域:“ 前面有美好的阳光,也有变幻的云雾,甚至逆风浊浪”,这里没有仙女和神奇力量相助,“只有用自己的勇气、毅力和智慧到达更壮美的新天地”(汪天云《浅说儿童文学的审美价值》)。正如黄云生先生在《幼儿文学的悲剧意识及其审美效应》一文中指出的:“与其消极、被动地等待客观环境来冲击,还不如恰如其分和不失时机地给予一些悲剧情感的教育,在陶冶情感、净化心灵的过程中逐渐提高心理承受能力。”  (ID:933)
© 2001-2003 出版科学杂志 版权所有
报刊转载必须征得同意并支付稿酬,网络转载必须注明作者及本刊网址
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4楼403室 邮政编码430072 电 话:027 68753799 传 真: 68753799 E-mail: cbkx@163.com


鄂ICP备050020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