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自2005年开始,过刊仍然提供下载 ,新 刊在半年内将不提供下载, 欢迎订阅
   Publishing Science    首页
湖北编辑学会主办  
 
2007年第四期  
 
目 录

卷首语
·题材收集 / 罗紫初
编辑学·编辑工作
·新版《鲁迅全集》标点问题 和改进编辑工作的建议(下) / 林穗芳
·再论编辑学的基本原理是文化变现 / 孙 宸
·“三农”图书选题策划的思路与策略 / 张 静 王玉华
·科技文稿处理中的服务理念 / 雷 琪
·辨是非:读校活动的第一要义 / 米 戎
出版学·出版工作
·产业融合对我国出版业规制的挑战与对策 / 王松茂
·浅谈图书外印的利与弊 / 万海刚
·我国书业企业扩张策略探讨 / 刘锦宏
·我国出版产业链现状分析 / 吴 楣
·高职教材策划与运作中的品牌构建 / 严定友
·重视农民工卫生实用图书的出版 / 王庆军 杨万友
·期刊刊名的象征性与具实性 / 蒋亚林
出版史•出版文化
·善书:古代秩序的规范 / 汪家熔
·抗战时期我国敌占区出版业的奴役与反奴役斗争 / 李 雅
·七十荷戟 壮心未已 / 刘 辰
·2006年出版文化史研究论著目录 / 范 军 辑录
多媒体·数字出版
·新媒体时代的博客传播与图书出版研究 / 彭文波 赵晓芳
·英国继续教育和高等教育电子教科书的发展战略与前景(一) / [英]教育发展有限公司、斯特灵大学出版研究中心、斯特灵大学信息服务处 著 徐汉
品书录
·出版与历史同行 / 周 洁
博士论坛
·我国出版企业规模经济研究 / 贺剑锋
·数字权利管理系统的功能与结构 / 徐丽芳
·中国书业大卖场之产业链价值研究 / 李 松 崔 玮
发行学·发行工作
·高教社发行渠道战略研究 / 凌莲莲 周 懿
·出版集团组织重组过程中的高效管理 / 杨湘徽

 

辨是非:读校活动的第一要义

米 戎
摘 要: 书稿的电子化使传统意义上的原稿与校样合而为一,校对方式变为以读校为主,校是非的功能凸现,这是校对工作者必须面对的现实。要想解决书稿中的是非问题,首先必须辨明是非。做不到这一点,校是非就无从谈起,读校活动也就失去了意义。本文结合实例分析、探讨了这方面的问题,得出了“辨是非是读校活动的第一要义”这一结论。
关键词: 辨是非 读校 第一要义


 
 
                       (东北大学出版社,沈阳,110004 )
  [中图分类号] G232.2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9-5853(20 07)04-0038-03
  [Abstract] With the development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manuscript s are provided with the form of electronic documents more and more. In some sense, manuscripts and reader’s proof are existing on one piece of paper,instead of on traditional reader’s proof,proofreading is do ne by reading on manuscripts. It can’t be avoided for the proofreader s to be faced the difficulties in telling true or false. In order to s olve the problem of true or false in manuscripts, the proofreaders mus t have the abilities of distinguishing between true and false. If it c an’t be realized, true and false can’t be judged, and the readings o n manuscripts are worthless and time-wasted. Real examples and cases a re given to discuss the problem above, and a main conclusion is drawn: distinguishing between true and false is the first task of proofreadi ng.
  [Key words] Distinguishing between true and false Proofreading Firs t task
  确保图书质量是出版工作永恒的话题。新闻出版总署将2007年定为“出版物质量管理年”,表明了管理层对图书质量的高度重视。这就促使出版界同仁要紧跟形势要求,树立质量意识,尽己所能,做到守土有责,守土履责,守土尽责。评判图书质量是否合格的一项重要指标是编校质量,它具有一票否决权,这足以说明校对工作同编辑工作一样,是出版工作的重中之重,二者缺一不可。书稿的电子化使传统意义上的原稿与校样合而为一,校对方式变为以读校为主。除了校正基本的字词及版式差错,进行技术整理外,还要涉及许多语言表述方面的处理工作,更多是编辑工作的延续,即必须进行是非判断,这无疑对校对人员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笔者以为,校是非,首先要做到辨是非,不辨是非就谈不上校是非,辨是非是读校活动的第一要义。事物之间存在着一种必然条件关系。校对人员校是非,也存在着先辨是非,才能校是非的条件关系。遗憾的是,不辨是非而校是非的现象在读校活动中并不鲜见。
  1 不辨是非在读校活动中的具体表现
  在读校活动中遇到的比较突出的问题是由于对是非问题判断不够准确而出现错校、漏校等现象。具体表现形式大致可分为以下两种。
  1.1  质疑不准确
  笔者在读校一部书稿时,有这么一句话:“流放是指旧时的一种刑罚,把犯人送到辽远的地方去。”因为所掌握的知识有限,没有“辽远”一词的概念,我就凭自己的理解,认为它系“遥远”一词的笔误,因此提出把“辽”字改为“遥”字,还自以为是对的。后经责任编辑指点,我查看了多本辞典,不禁感到惭愧。辞典中确有“辽远”一词,词意不仅指遥远,也包含有辽阔的意思,如辽远的边疆、辽远的天空。古代通常把犯人押解到远离内地、人烟稀少的地区当兵或服劳役。在这个句子里用“辽远”比用“遥远”意思表达更加准确。也曾有校对者读校时提出把稿件中的“领土、领水、领空”改为“领土、领海、领空”,并且得到了肯定。但查辞典得知,领水是国家领土内的河流、湖泊、运河、港口、海湾等的通称。虽然只是一字之差,却把国家对江、河、湖泊等水域的主权给丢掉了。如果不及时纠正,就会带来负面影响。
  这两个小例子说明,辨是非不应以个人的感觉、判断为标准,因为每个人受学识及能力所限,不可能样样懂、样样通,都会有知识上的盲区、误区。遇有疑问之处,应以具有权威性的工具书作为校是非质疑的依据。一些名人、名家很重视这一问题,著名作家夏衍同志早在20世纪50年代就曾说过:做学问,工具书非要不可。要养成向人请教的习惯,也要养成向工具书请教的习惯。著名历史学家吴晗也曾深有体会地说:读书时要勤于使用工具书,不放过任何一个字,一个词,一个问题[1]。校对人员在读校活动中要辨是非,更应该身体力行,养成习惯。如果我们有这个好习惯,稍费举手之劳,及时查找相关资料,就会避免上述情况的出现,也就不会经我们之手生成新的质量隐患了。
  1.2 超越权限自作主张
  校对人员对权限以外的问题只能提出质疑,不能直接处理,这是工作原则。之所以出现超越权限自作主张的现象,是缘于对校是非概念的理解有偏差,这样做的结果往往是适得其反。成语“再接再厉”中的 “厉”字本是磨快、奋勉之意,有校者在读校时认为是继续给予鼓励的意思,因此有必要矫正“错误”,行使校是非的职能,便直接把 “厉”字改为了“励”字。这种做法是很典型的不辨是非而校是非。笔者在这方面也曾有过深刻教训。在读校一部有关军事训练的书稿时,校样中有“右大臂轻贴右胁,小臂略平,成持枪立正姿势”的字样并配有插图,使读者对动作要领一目了然。因对人体结构知识知之甚少,只知“肋”而不知“ 胁”,因此主观地认为此处的“胁”字是“肋”字之误,又未经查证就动笔把“ 右胁”改为了“右肋”。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促使我查了字典,这才懂得二字在人体上的差别:“肋”是指人胸部的两侧,如肋骨;而“胁”则是指人体从腋下到腰的部分,有左右胁之分。这使我如梦初醒:原文用字非常准确,让我一改,这个动作就成不了立正姿势了。不但犯了校对工作的大忌,还帮了倒忙添了乱。事实说明,不辨是非而校是非的做法实不足取,自不必说它超越了校对人员的工作权限,单就其后果来说,对图书质量具有很大的杀伤力,危害极大。鲁迅先生就曾对这种做法提出过严肃批评。他在《望勿“纠正”》一文中指出:“我因此想到一种要求,就是印书本是美事,但若自己于意义不甚了然时,不可便以为是错的,而奋然‘加以纠正’,不如‘过而存之’,或者倒是并不错。”[2]自作主张的做法往往使改过后的内容“错得大差其远”,“有时简直有天渊之别”。鲁迅先生的话提醒我们,是非问题要辨清,但不能“以我为中心”。
  2 在读校活动中怎样做到辨是非
  不辨是非而校是非现象的出现,并不是校是非的要求有什么问题,恰恰是校对人员没能正确理解校是非的含义,做起来有偏差,因而走入误区。要求先“辨是非 ”,不是要限制住校对者的思维,而是要培养严谨的工作作风。要想消灭敌人,首先必须了解敌情;要想解决书稿中的是非问题,首先必须辨明是非。做不到这一点,校是非就无从谈起,读校活动也就失去了意义。因此,校对人员在读校活动中要牢固树立明辨是非观念。具体说来要做到以下三点。
  2.1 “三思而后行”
  要形成这样一种理念并严格恪守:不能凭想当然行事。遇到疑问处,要做到“三思而后行”。所谓三思,一指认真分析原因,是排版录入错误,还是受自己学识所限而“不识庐山真面目”;二指查找相关资料,找出确凿证据证明自己的怀疑是对还是错;三指联系上下文,斟酌一下如果按照质疑改动后,是否有违作者原意,或者是否破坏了原文风格,改动是否是唯一的。所谓后行,就是动笔标出校样错误之处并提出改动意见,填写校对质疑表,提供给责任编辑处理。做到了这一点,就能很现实地减少留错率,减少以至消除“有误不识”和“以不误为误” 的现象,有利于出版物内在质量的提高。
  2.2 细品慢审
  读校时思维要跟着内容走而不能被情节“深深打动”,要像吃东西一样细嚼慢咽品滋味,用挑剔、审视的眼光看待校样中传递的信息,以品味出“弦外之音”。如读到“千万不要以为人家知道你有需要,别人不一定知道。大多数人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这段话时,要品味出其存在打击面过大的偏见;对“老师又怎能教出一个博爱众生的大善生呢”的感叹,要品味出作者的言论与党的十六大报告进一步明确的“培养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的新时期教育方针格格不入。
  2.3 多疑善疑
  有意识地养成多疑习惯也是十分有效的方法。从某种意义上说,分辨是非要建立在多疑、善疑的基础之上,无疑也就无从进行分辨,更谈不上校是非。所谓多疑,即对作者的某些观点、说法要持怀疑态度并查找相关证据加以确认或排除,体现了对校样中存在的各种隐性差错的敏锐感觉。多疑才有可能发现更多的问题,符合读校工作的要求。科学巨匠爱因斯坦在《自述》中写道,12岁时,由于读了通俗的科学书籍,他很快就相信《圣经》里的故事有很多不可能是真实的。“这种经验引起我对所有权威的怀疑,对任何社会环境里都会存在的信念完全抱一种怀疑态度,这种态度再也没有离开过我,即使在后来,由于更好地搞清楚了因果关系,它已失去了原有的尖锐性时也是如此”[3]。科学在怀疑中得以前进,这是爱因斯坦给我们提供的借鉴,也给我们以启示:从事读校工作何尝不是如此。然而,多疑并不是走极端地妄加怀疑而草木皆兵,而是多思、善疑。如校样中在述及1998年夏天,长江沿岸军民在党中央正确领导下,在全国人民的大力支援下,经过艰苦拼搏,取得了抵御长江百年未遇特大洪水的决定性胜利这一惊心动魄的历史事件时,有这样一句抒情的描写:“1998年,13亿双眼睛同时凝聚这里,那拍岸惊涛撞痛了13亿颗心。”读后感觉非常富有诗情画意,同时感到怀疑。“13 亿人口”的说法只是在近些年才听到或看到,七八年前全国人口就有13亿?好像不太可能。经查证相关资料得到了验证:据新华社报道,2005年1月6日零时2分,中国的第13亿个公民在北京诞生,这一天被定为“全国十三亿人口日”。又如,李白脍炙人口的诗句“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出自他的名诗《独坐敬亭山》。校样中介绍说,李白当时在安徽宜城一带居住,敬亭山是宜城附近的一处胜迹。虽然笔者学识有限,只听说过号称中国文房四宝之乡的宣城位于安徽,但也对于是否还有个宜城表示怀疑,因此查证了一番,确认安徽确有宜城(安庆别称宜城),但此处的宜城为宣城之误。分析一下出错的原因,可能是“宣”“宜”两字外形极其相像,从而导致误录。这些都说明,做有心人对读校工作是何等的重要。
  3 结 语
  校是非是读校活动对校对人员提出的更高要求,而辨是非似乎难度更大。它要求校对者必须有高度的责任心和深厚的文化底蕴及较高的知识水准,了解、掌握国家颁布的有关标准、规定,关心时政要闻,谙熟电脑录入常见差错的规律等,这样才有可能独具慧眼,对校样信息做出正确判断。因此,校对人员要自强不息,全面提高自身的素质和业务能力,以更准确地分辨出校样中的是非问题,正确地行使校是非的职能,为确保图书的内在质量做出自己应有的贡献。
  注 释
  [1]欧阳忠.编辑工作离不开词典[J].出版科学,1995(2):24
    [2]杨希之.鲁迅与校对[J].中国出版,1998(4):28
  [3]米戎.浅谈意识在读校活动中的几种作用[J].编辑之友,2007(2):86
                                                  (收稿日期:2007-06-11)
  
 (ID:1035)
© 2001-2003 出版科学杂志 版权所有
报刊转载必须征得同意并支付稿酬,网络转载必须注明作者及本刊网址
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4楼403室 邮政编码430072 电 话:027 68753799 传 真: 68753799 E-mail: cbkx@163.com


鄂ICP备050020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