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自2005年开始,过刊仍然提供下载 ,新 刊在半年内将不提供下载, 欢迎订阅
   Publishing Science    首页
湖北编辑学会主办  
 
2007年第四期  
 
目 录

卷首语
·题材收集 / 罗紫初
编辑学·编辑工作
·新版《鲁迅全集》标点问题 和改进编辑工作的建议(下) / 林穗芳
·再论编辑学的基本原理是文化变现 / 孙 宸
·“三农”图书选题策划的思路与策略 / 张 静 王玉华
·科技文稿处理中的服务理念 / 雷 琪
·辨是非:读校活动的第一要义 / 米 戎
出版学·出版工作
·产业融合对我国出版业规制的挑战与对策 / 王松茂
·浅谈图书外印的利与弊 / 万海刚
·我国书业企业扩张策略探讨 / 刘锦宏
·我国出版产业链现状分析 / 吴 楣
·高职教材策划与运作中的品牌构建 / 严定友
·重视农民工卫生实用图书的出版 / 王庆军 杨万友
·期刊刊名的象征性与具实性 / 蒋亚林
出版史•出版文化
·善书:古代秩序的规范 / 汪家熔
·抗战时期我国敌占区出版业的奴役与反奴役斗争 / 李 雅
·七十荷戟 壮心未已 / 刘 辰
·2006年出版文化史研究论著目录 / 范 军 辑录
多媒体·数字出版
·新媒体时代的博客传播与图书出版研究 / 彭文波 赵晓芳
·英国继续教育和高等教育电子教科书的发展战略与前景(一) / [英]教育发展有限公司、斯特灵大学出版研究中心、斯特灵大学信息服务处 著 徐汉
品书录
·出版与历史同行 / 周 洁
博士论坛
·我国出版企业规模经济研究 / 贺剑锋
·数字权利管理系统的功能与结构 / 徐丽芳
·中国书业大卖场之产业链价值研究 / 李 松 崔 玮
发行学·发行工作
·高教社发行渠道战略研究 / 凌莲莲 周 懿
·出版集团组织重组过程中的高效管理 / 杨湘徽

 

七十荷戟 壮心未已

蔡学俭与《出版科学》

刘 辰
摘 要: 自1993年至今,蔡学俭全心投入《出版科学》工作。对编辑工作的热爱是蔡老先生“乐而忘老之已至”的精神源头。
关键词: 蔡学俭 《出版科学》 编辑工作


 
  
  
                       (安徽省地方志办公室,合肥,230001)
  [中图分类号] G238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9-5853(2007) 04-0088-04
  [Abstract] Mr. Cai Xuejian devotes himself to Publishing Journal for 14 years and publishing lournal is 14 years old.He said that he forgot he had been an old man on Spring Festival in 2001 when he was over 70 ,the cause is that editing and Publishing Journal accompany him. [Key words] Cai Xuejian Publishing Journal Editing 尽人皆知,眼下办期刊难,办学术期刊更难。好稿难得、销路不畅、经费短缺,以致不少刊物只好以收版面费、出增刊补给,形成恶性循环。然而这仅仅是办刊难的外在表现,办期刊的真正困难,在于能否有一位称职的主编。满足了这个条件,许多困难可以消解在无形中。
  我且举蔡学俭办《出版科学》杂志为诸君一说。
  《出版科学》是湖北省编辑学会的会刊,已有14年的刊龄,但前7年都是内刊,2 000年才有了正式刊号。就是这样一份刊物,在老同志的支撑下,十多年如一日,终于办出了特色,办出了质量。不仅做到了“闻达于诸侯”(按:“闻达于诸侯 ”是王益同志在创刊时给予该刊的一个幽默期待,意为希望办成全国各省市出版单位认可的知名刊物),而且受到了出版界、编辑出版教育界读者的好评。 1 离职受命,乐为其难
  学俭同志原是湖北省新闻出版局局长,1991年离职。他从参加革命工作起就做编辑,编过书籍,也编过杂志,有熟练的业务能力和组织领导能力。在任时他一心为公,发展事业,提携后辈,不但在局里深得人心,就连武汉大学出版科学系的教授们,每谈起他也感佩不已。离职后意犹未释,乃移情于《出版科学》,一办就是十多年。
  《出版科学》曾于1986年试刊,当时学俭同志还是出版局长。他很重视编辑出版研究工作,采纳了青年业务骨干胡光清的建议,开始试办《出版科学》。试刊号由光清兼为编辑,出版之后,表现不凡。但由于编制、人员、刊号问题一时都难于解决,光清同志亦有繁重的书籍编写任务在身,所以只办一期就停刊了。学俭同志离职不久后的1993年,局领导委托他把《出版科学》办起来。他深知编好这一刊物的困难。当时国内编辑出版刊物已经不少,其中《编辑学刊》《编辑之友》《出版发行研究》《中国出版》都已经开办有年,各具特色,在读者中有了广泛影响。而《出版科学》当时还没有刊号,仅是内刊,自然组稿困难、发行受限。要办一份平庸的刊物不难,而以内刊之身份跻身于众多公开出版刊物中又 “不甘平庸”,其难度就可想而知了。
  但学俭同志看到的是办刊的有利条件。全国出版界编辑出版研究形势很好,编辑出版学作为一门新兴学科正在形成;编辑教育迅速发展,国内许多大学包括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南开大学、复旦大学、南京大学、武汉大学等著名学府都开办了编辑出版专业,前景看好;湖北省新闻出版局领导大力支持,湖北又是出版大省,十多家出版社人才济济,已经出现一批有影响的研究人员;又有武汉大学出版专业师资作后援,稿件的组织和质量应有较好的保证;自己也有研究编辑出版学的志趣和条件;更主要地是,他要把办好刊物提高湖北省出版人才的素质作为自己晚年的奉献。于是,他欣然受命了。
  1993年《出版科学》创刊。同年,在局领导的支持下,湖北省成立编辑学会,他当选为首届会长,后被推选为中国编辑学会副会长,这样更有条件把学术研究与办刊结合起来。学会鼓励编辑出版人员业余进行编辑出版学研究,及时开展学术交流与评奖活动。蔡老先生支持和鼓励大学出版专业教师进行相关的课题研究,及时发表他们的成果,还推荐科研骨干申报中国编辑学会个人会员,以便培养学科领军人才。在中国编辑学会首批发展的个人会员中,湖北省人数位于首位。这些扎实的工作,为办好《出版科学》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2 观变知进,从善如流
  在众多刊物的竞争中求发展,没有特色,就没有生命力。《出版科学》首先确定了“理论性、实用性并重”的宗旨,设计了三个主要栏目:《专论·特约稿》发表出版界权威人士的力作;《出版学·出版工作》和《编辑学·编辑工作》刊载理论和实用文章。为兼顾实用性、知识性、可读性,《出版科学》还开辟了《期刊论坛》《书刊发行》《版权贸易》《出版管理》《编辑应用文》《圈外人语》《品书录》《老编辑甘苦谈》《中青年编辑自画像》等栏目。他们向兄弟刊物学习,听取作者、读者的意见和建议,调整栏目,更新内容,突出特色。
  编辑出版史研究是编辑学的重要内容。上海编辑学会办的《出版史料》在国内外一度很有影响,1993年停办。《出版科学》及时开辟《编辑出版史》栏目,组织了1990年在英山发现的毕昇墓碑的研究和学术讨论,连续刊载论文,引起国内外的关注。英国著名汉学家李约瑟也产生了兴趣。韩国在庆州佛国寺释迦塔发现《无垢净光大陀罗尼经》之后,有部分韩国学者提出印刷术起源于韩国,1997年,《出版科学》组织刊载了一批有力度的辨正论文。上述文章,在当时都成为学术界的热门话题。
  《出版科学》公开发行时,编辑学研究已经进入理性思考期,作者数量减少,有深度的作品已不多见。刊物及时引领作者开辟新的领域。2001年第3期和第4期,连载了由中国编辑学会组织、阙道隆先生执笔的课题文章《编辑学理论纲要》。《纲要》广泛吸收20世纪编辑学研究的成果并加以系统化,中国编辑学会曾经多次组织讨论,是20世纪我国编辑学理论研究的阶段性总结。《纲要》发表后引起学界关注,纷纷发表文章给予高度评价;也引起了讨论,见仁见智之文,《出版科学》均予发表。
  根据学科研究的需要,《出版科学》发文向广度和深度两个方面展开,一方面开展编辑规律的探讨,发表一系列综述文章和专题论文;一方面展开多角度、多课题研究,发表编辑出版文化研究、编辑体系研究和方法论研究等论文,开阔了视野,活跃了学术思想。
  为了加强文章的实用性,《出版科学》开辟了《数字技术·多媒体·网络出版》栏目,介绍实用的电脑知识和技术,研究它在出版业中的应用与发展趋势。同时,针对编辑加工和校对业务,《出版科学》还发表高水平的校对论文;刊载出版专业技术人员职业资格考试试题,使得刊物更加实用。
  闻过则喜,是一种风度。2002年编辑部收到北京大学师曾志、钟智锦同志合写的一篇调查报告,题为《新闻出版类部分核心期刊编辑格式的调查研究》,对16种期刊编辑格式的规范化问题进行了调查和比较,并指出存在的缺陷。《出版科学》及时在当年第2期发表此文,并在编者按中表示“发表此文不在于对兄弟期刊提出意见,而是以此鞭策自己认真执行国家标准”。从该期开始,刊物在编辑格式的规范化方面作了很大的改进。
  随着刊物质量的提高,影响不断扩大,2002年也由季刊改为双月刊。《出版科学》已经分别被CNKI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万方数据——数字一体化期刊群、中文科技期刊数据库三家网站收录。不少文章被《新华文摘》《人大报刊复印资料· 出版工作》《中国编辑研究》转载或编入索引。有资料显示,由中国编辑学会选编,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的年刊《中国编辑研究》,2000到2003年4期共选编全国有影响的好文章326篇,其中43篇选自《出版科学》。
  2002年2月20日,《出版科学》开辟了自己的网站,这是当时编辑出版类刊物建立的唯一网站。截至2004年2月20日,网站共发出《出版科学》转为正刊以来的19期 638篇文章,点击次数达到667000次,平均每天点击740次。不重复IP数为183209 个,平均每天有203个IP访问,每个IP访问3—6次。国外访问范围包括美国、日本、英国、加拿大、德国等61个国家。刊物影响不断扩大,发行量逐年增加,在竞争中站稳了脚跟。
  3 编校务精,风德不捐
  人们常常赞扬20世纪50年代编辑们的工作作风与奉献精神,这种精神在经济大潮的冲击下,不说已经泯灭,大概也所余无几了。所幸我们又在《出版科学》编辑部里看到这种优良传统被延续着。编辑部一班人,早些年以退休编辑为主,由于身体原因,难免常常变更,后来则着眼年轻人的培养和造就。不论怎样变动,这个班子始终团结一致,和睦相处,共谋发展,认真编校的作风始终没有变。为把好质量关,一篇文稿至少审改三遍,重要文稿送局领导审查;重要引文必须核对;文章录入时由三人各校一遍,排版后初样两校两读,清样两读,出胶片后再检查一遍;有时还请专家检查编校质量。他们的目标是“争取有一期无错字”。由于高标准、严要求,故可以保证差错率控制在万分之一以内,受到作者、读者的好评。
  好文章来自好作者,来自作者对编辑部的信任。尊重作者、团结作者的传统在这里得到了继承。编辑部坚持以质取文,自然来稿和约稿一样对待,新作者和老作者一视同仁。观点相悖的文章只要言之有理,包容兼收并发。凡收到好的稿件,都及时告诉作者决定采用和刊载的期数。文稿的修改同作者商量,可改可不改者一般不改,版面允许时一般不对文章作大删节。有疑问或不理解的地方通过信函、电话、电子信件沟通。年轻的作者希望编辑将其文章加工的,完成后必将稿件给本人过目,同意后才发表。刊物出清样后就计算稿费,出版当天随刊物同时寄出。有时作者尚未收到刊物便收到稿费。这样的编辑部当今实在不多见了。一份刊物所以出名,在于他发的文章。文章的由来在于作者。影响作者的不光是刊物的名气,同时还有编辑们的学术水平、敬业精神和人格魅力。《出版科学》编辑们的表现,使得他们的作者队伍不断扩大,其中有编辑出版界的领导人物和资深编辑出版人如王益、王仿子、许力以、宋木文、刘杲、袁亮、伍杰、杨牧之、宋原放、高斯、张伯海、戴文葆、吴道弘、阙道隆、巢峰、林穗芳、周奇等,更有出版社大量中青年研究骨干和大学编辑出版专业教师,形成了一个高水平的作者群体。《出版科学》的编辑们,不做高高在上的文章师爷,没有居高临下的优越感。他们以自己的知识、技能和品行展示了自己,在作者心目中,这种编辑的人格才是真正高高在上的。“上善若水”、“上德若谷”,惟不自高,乃成其高。
  4 七十荷戟,壮心未已
  我见到蔡先生是在1999年中国编辑学会组织的一次编辑出版史研讨会上。那次会议,刘杲、宋原放、高斯、吴道弘都到了。蔡先生和时任湖北省新闻出版局副局长的王建辉同志一起参加了这次在南京召开的会议,并带去当年第l期《出版科学》。算来那年蔡先生已经七十有一了,看起来不过六十出头,略瘦的身躯,饱满的精神,和悦之中带着几分干练和老成。建辉同志正值中年,意气风发,即席作了编辑学研究几个问题的发言,颇有好评。当时刊号问题一直是制约《出版科学》发展的一块心病。与会者一致在会上呼吁,希望学会领导给予关心,从中斡旋,解决刊号问题。期待之情,溢于言表,至今令人难忘。刊号问题终于在2000年得以解决。此时蔡先生已经七十有二,老当益壮,千里之志未曾稍减。知情人一方面是敬佩,一方面又为之担心。他除身为刊物主编,要为刊物约稿、编稿外,还担任中国编辑学会副会长,经常奔波于京汉两地;1996年又承担中国编辑学会重点科研项目《图书编辑工作基本规程》的研究与编写工作,是执笔人,这是一项非常繁难的工作。百忙之中他还要组织编写出版专业技术资格考试教材,整理出版自己的著作集。以七十之躯承担这样繁重的工作,其难可知。先生虽体质不错,无奈负担太重,日夜操劳,养成了抽烟的习惯,渐次发展成慢性气管炎,每到急性发作,咯咳不止,日不辍作,夜不成寐,备受折磨,为此曾多次住院。虽在2004年戒了烟,终难以根除。为了让刊物站稳脚跟,他乐意举贤自代,扶持后人。2001年,从刊物主编位置上退下来任执行主编。2004年又辞去执行主编担任顾问。“名位于我如浮云”,他所关注的是事业,故可以从容面对一切。
  我常想,究竟是什么精神使他不计名利忘我工作?蔡先生在2001年春节曾自书对联曰:“乐而忘老之已至,学乃知书海无涯”,其乐者何?古人有乐天下之乐,蔡先生是也。今人有为共产主义理想献身之乐,蔡先生亦是也。美国人本主义心理学家马斯洛认为,热爱职业、乐于奉献的品质出于一种高级需要,满足这一需要的过程就是自我价值实现的过程。“在自我实现的主体那里,他们所倾爱的工作取得了自我的特征,与自我统一、融合起来,成为一体,成为一个人存在的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导致了“更伟大、更坚强以及更真实的个人”(《人的潜能和价值:人本主义心理学译文集》,马斯洛等著,华夏出版社, 1987)。唯此可以产生超越常人的苦乐观,诚哉斯言。
                                                    (收稿日期:2007-02-15)
  
 (ID:1049)
© 2001-2003 出版科学杂志 版权所有
报刊转载必须征得同意并支付稿酬,网络转载必须注明作者及本刊网址
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4楼403室 邮政编码430072 电 话:027 68753799 传 真: 68753799 E-mail: cbkx@163.com


鄂ICP备050020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