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自2005年开始,过刊仍然提供下载 ,新 刊在半年内将不提供下载, 欢迎订阅
   Publishing Science    首页
湖北编辑学会主办  
 
2009年第二期  
 
目 录

卷首语
·出版企业的文化责任 / 珞 珈
专论·特约稿
·30年前时代的见证 / 许力以
·改革是三十年发行业的主旋律 / 介子平
·数字时代的阅读 / [美] 练小川
·儿童文学出版的市场表现及价值诉求 / 韩 进
编辑学·编辑工作
·编辑选择的普世价值 / 崔 丽
·期刊印前设计技术与版式的变化 / 罗再武
·科技论文的审美价值研究 / 李 辉
·名牌栏目——集聚效应与扩散效应研究 / 吴忠才
出版学·出版工作
·基于STP的大学出版物市场创新性研究 / 崔 明  宋 婵
·出版业务外包与核心能力培养 / 顾金亮 史建农
·数字时代出版与新媒体竞合探究 / 张美娟 李密珍
·国内独立杂志浅探 / 郑智斌 陈 懿
·对“以读者为中心”出版理念的辩证思考 / 刘 艺
·解读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中的出版文化元素 / 姚建琴
博士论坛
·垄断竞争和寡头垄断条件下的出版市场分析 / 吴 赟

 

解读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中的出版文化元素

姚建琴
摘 要: 北京奥运会开幕式表现的中国传统文化元素之中,包含了许多中国古老的出版文化元素:汉字,笔、墨、纸,简册,活字印刷,卷轴等。一部中国出版发展史,就是一部中国文化史。当代中国出版人要更加自觉、主动地承担起传承文明、繁荣文化的历史责任。
关键词: 北京奥运会 开幕式 出版文化元素



(江苏省戏剧学校,南京,210002)
    [中图分类号] G230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9-5853(2009)02-0071-04
    [Abstract] The opening ceremony of Beijing Olympic Games shows us various Chinese traditional culture elements. It contains many ancient elements of Chinese publication culture, such as: Chinese characters, brush, ink, paper, bamboo slip, moveable type printing and scroll. The history of Chinese publishing development is the history of Chinese culture. Contemporary publisher should take the historical responsibility of spreading civilization and improving the culture prosperity actively and consciously.
    [Key words] Beijing Olympic Games Opening ceremony Elements of publishing culture
    百年奥运梦,此夜终成真。2008年8月8日晚,举世瞩目的北京第二十九届奥林匹克运动会开幕式在国家体育场“鸟巢”隆重举行。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以恢弘的大手笔、新奇的想像力和高科技创新形式,向全世界奉献了一场“用世界语言讲述中国故事”的视听盛宴,充分展示了中华民族的悠久历史、中华祖先的聪明智慧、中国对人类文明进步的巨大贡献。观众们惊奇地发现:开幕式表现的灿烂辉煌的中国传统文化元素之中,竟然包含了许多中国古老的出版文化元素!汉字,笔、墨、纸,简册,活字印刷,卷轴……这些元素既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积淀,也是中国出版文化的根基,成为开幕式向世界展示一个充满文化自信的中国的重要意象。解读和感受这些出版文化元素,既令我们广大出版工作者备感自豪,也让我们深感传承和发展文明、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的历史使命责任重大。
1 传承中华文明的汉字
    中国汉字是世界三大古文字中唯一存续至今的文字,她承载着中华文明久远深邃的历史。在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人们看到了中国汉字的无穷魅力。方方正正的活字模型,体现了汉字方块字的特征。活字印刷版中间先后展现了汉字“和”的三种字体:古色古香的篆书“和”字,苍劲有力的隶书“和”字,端正秀丽的楷书“和”字。从篆书到隶书再到楷书的演进,简略地记录和概括了中国汉字几千年发展的历程,从古到今汉字字形的发展,在一定意义上反映了中华文化发展的轨迹。
    文字是人类文化的重要元素,也是出版活动产生的必要条件和出版物最主要的信息符号。尽管战国年间我国有“黄帝使仓颉作书”的传说[1],但汉字的起源,可以追溯到五六千年前的原始社会晚期,西安半坡文化遗址发现的刻在陶器上的一些记号,是迄今见到的最早的汉字材料。我国汉字从古代的结绳、刻木记事开始,经过绘画记事,逐渐形成了象形文字。汉字的手书字体,经历长期的发展演变过程:殷商时代的甲骨文,战国时代的金文,秦代的篆书,汉代的隶书,魏晋的楷书,等等。隋唐之前,手工抄写文字是出版物的形成方式。汉字字体走向稳定成熟,使书写、镌刻大为便利,为隋唐之际发明印刷术提供了重要的条件,现存的《金刚经》等唐代印本书的字体均为楷体。之后在出版活动中又逐渐形成一种印刷字体——宋体,宋体字始于宋代而定型于明代,一直作为印刷的主要字体沿用至今,同时还出现了其他印刷字体。
2 记载华彩篇章的笔、墨、纸
    北京奥运会开幕式播放的一个短片,展示了散发着中国古典韵味的文房四宝:笔、墨、纸、砚,在清雅的古琴声中,我们看到了纸张制作、黑墨着色、装裱成轴的过程。接着,一幅巨大的卷轴在国家体育场中心徐徐展开,一张巨大的白纸铺在卷轴中央(实际上是使用航空材料特制的一张纸模型),15名舞蹈演员身着黑衣,黑色的身影在白纸上飞舞,如同无形的大手在挥毫泼墨,洁白的纸上出现起伏回旋的黑色线条。笔、墨、纸是中国传统的文房瑰宝,也是我国古代出版活动的必要工具和材料。
    毛笔是我国古代发明的独特的书写工具,也是古代出版的重要制版工具。关于毛笔的起源,我国古代有“蒙恬始造秦笔”的传说[2],其实我国出现毛笔的时间更早于此。据研究,原始社会晚期的仰韶文化的彩陶上的花纹,是由类似毛笔的工具绘制而成的,商代的甲骨文是先用毛笔书写再刀刻而成的,甲骨文中的“聿”字,即“笔”的前身。现存最早的毛笔实物,发掘于湖南长沙、河南信阳的战国楚墓中。我国的制笔工艺经过不断改进,唐代达到很高的水平,宋代以后更为精良。毛笔的发明和应用对于古代出版活动的意义在于:首先,为人们手抄成书提供了必要的工具;其次,促进了我国书法艺术的成熟,为发明印刷术提供了适用的字体;再次,直接推动了我国印刷术的发明和发展,印版雕刻之前的一道重要工艺是文字写样和插图描样,毛笔是必不可少的写描工具。
    墨是书写、绘画和印刷的重要材料,它的发明和发展大约与毛笔同步进行。在原始社会晚期的陶器和殷墟出土的甲骨文上都有用墨的痕迹,战国、秦汉时代的简牍和帛书都是用墨书写的。从湖北云梦秦墓中发现的丸状墨块,是现存最早的人工制出的松烟墨。东汉出现了较大的制墨作坊,官府设有专管纸、墨、笔等文具的人员,三国时韦诞制出了被誉为“一点如漆”的佳墨[3]。印刷术发明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人们用笔蘸墨抄写成书。在隋唐之际发明的雕版印刷术中,墨自然而然地承担起将印版上的文字、图像信息传递到纸张等材料上的重任。端庄、高贵、肃穆、沉着的墨黑,至今仍然是印刷型出版物的主要色素。
    造纸术是我国古代的四大发明之一,纸的发明和应用,实现了人类记录知识、传播文化的物质载体的根本变革,推动了印刷术的发明、发展和社会的进步。根据考古发掘,我国在西汉已有纸。我国先后8次在新疆、甘肃、陕西考古发现早期古纸,其中有的还绘有地图或写有文字。《后汉书》记载,东汉宦官蔡伦改进造纸技术,用树皮、麻头等便宜易得的原料造出更为适用的纸,于公元105年献给汉和帝,人称“蔡侯纸”[4]。此后,纸开始在全国推广使用,逐渐取代简牍和缣帛。魏晋隋唐时期,纸写书在我国盛行。纸张具有轻软、价廉、原料易得、吸墨性强等优点,在隋唐之际雕版印刷术的发明中成为无可替代的承印物。以纸张作为文字载体,这是中国乃至世界出版史上一个划时代的进步。造纸术问世后,逐渐向世界各地传播,纸张很快取代羊皮纸等落后的文字载体,促进世界文化的发展。德国人类学家利普斯说:中国的造纸术传入欧洲,“为‘知识普及’口号打开道路,标志着我们心目中所谓书籍的开端”[5]。白纸黑字,色差悬殊,对比强烈,在审美视觉上显示出匀称、朴实、恬淡、素雅,成为东西方书籍的共同选择。
3 奠定书籍形制的简册
    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身着古装的810名演员,扮演成儒家弟子,他们褒襟广袖,峨冠博带,手持简册,翻飞舞动,齐声吟诵孔子《论语》中的“四海之内皆兄弟也”“三人行必有我师焉”等名句,简册落地,发出整齐独特的节奏声。在这里,简册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象征。事实上,简册是我国古代曾经长期使用的书籍形式,它的形制对后世的出版活动产生深远的影响。
    简册是我国最初的完备的书籍形式,加工成细长条、可书写文字的竹片和木条叫“简”,把多根简用绳编连在一起叫“册”(策),合称“简册”。在纸张大量生产、使用之前,简册因其便于取材、制作成本低廉而成为主要的文字载体,得到广泛使用。据《尚书》记载,殷商时代已使用简册。春秋战国时期,孔子编辑五经,诸子百家著书立说,大多以简册成书,现存最早的简册实物是在湖北随州出土的战国早期的简册。直至公元404年,东晋末年的桓玄帝下令以纸代简后,简册才退出历史舞台。
    简册在我国古代广泛使用,盛行的时间超过千年。后世的书籍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因袭了简册的形制,如简册从上到下、从右到左的行文形式,成为后世书籍相当长时期内的直排形式;简册版面的版框、行款、天头、地脚,为后世书籍所继承;简册的开头,常有两根不写字的空白简,称“赘简”,今天图书的衬页和环衬与之有一定的渊源关系;今天的“册”“卷”“编”“篇”等出版术语,无不与简册相关。
4 堪称“文明之母”的活字印刷
    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6分45秒的活字印刷表演成为一大亮点。897名演员托举着活字模型,组成场面巨大的活字印刷版,在音乐的伴奏下不断变化,如微风拂过,似水波涌动。活字印刷版上的每个方块字模时而凸起时而凹陷,仿佛活字印刷排版过程中字模时而拣出、时而放下的情形。活字印刷版上先后呈现汉字“和”字和万里长城,最后覆盖美丽的桃花。印刷术作为极具代表性的中国文化元素,在世人面前得到充分地展现。印刷术的发明,使出版物由手抄改为印刷,这是中国乃至世界出版史又一个划时代的进步。
    提起活字印刷,我们不能不首先提到雕版印刷。雕版印刷术是人类历史上出现最早的印刷术,是我国古代劳动人民先于活字印刷术的伟大发明,所以,将我国古代的四大发明之一表述为“活字印刷术”是不恰当的,应该表述为“印刷术”。雕版印刷术也叫整版印刷术,即将文字或图画反刻在整块木板上,再刷墨转印到纸上,它是在我国古代的印章、捶拓技术的启示下形成的。随着社会的发展和文化的进步,手工抄写不仅费时费力,而且差错率很高,无法满足社会需要。在文字定型成熟,笔、墨、纸早已发明的条件下,人们迫切需要一种能够大量、快速、准确地复制图文的先进技术,来取代落后的手工抄写复制方式。于是,雕版印刷术在我国应运而生。关于雕版印刷术的产生时间,可谓众说纷纭,比较一致的看法是,雕版印刷术产生于隋唐之际。隋朝费长房所著《历代三宝记》有隋开皇十三年(593年)“废像遗经悉令雕撰”的记载[6],明朝邵经邦所著《弘简录》有贞观十年(636年)唐太宗见长孙皇后遗著《女则》后“令梓行之”的记载[7]。雕版印刷术在早期多用于印刷佛像、符咒、日历、文告等散页单张,公元八九世纪,雕版印刷术趋于成熟,被应用于图书出版。公元1900年在甘肃敦煌石窟发现的唐代咸通九年(868年)出版的《金刚经》雕印精美,标志着当时雕刻印刷技术达到相当高的水平,是“世界上现存最早的有明确出版日期记载的印本书”。 
    继雕版印刷术之后,活字印刷术是我国古代劳动人民的又一伟大发明。活字印刷术利用胶泥、木材或金属等材料,预先制成大量单个活字,视需要排版印刷,活字可多次使用,比雕版印刷经济方便。北宋科学家沈括的著作《梦溪笔谈》,记载了北宋平民毕昇在庆历年间(1041—1048)发明泥活字印刷术的情况,毕昇是世界上最早的活字印刷发明者。元代农学家王祯于1298年创造木活字3万多个,发明轮转排字架,并试印《旌德县志》成功。宋、元、明、清以来,雕版、活字印刷术得到广泛应用,出版事业突飞猛进,印刷术也先后东传西渐。在中国古老的印刷术的影响下,德国人谷登堡于1438年—1450年研究改进活字印刷术,才得以开创近现代机械印刷的新纪元,大大推动了文艺复兴运动和宗教改革,促进了思想解放和社会进步。印刷术是我国对人类文明作出的重大贡献,马克思高度评价印刷术是“对精神发展创造必要前提的最强大的杠杆”[8],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说:“中国的文明史比任何国家都悠久。我们历来认为,中国发明的印刷术对世界文明是必不可少的”[9]。
5 展现灿烂文化的卷轴
    北京奥运会开幕式自始至终贯串一幅卷轴画,以此确定整个开幕式的基调和主题。开幕式之初,一幅中国古代形制的巨大卷轴在国家体育场中心缓缓铺陈开来(实际上由一幅巨大的高清晰度液晶显示屏代替),依次呈现岩画、陶器、青铜器等在中国文化起源和发展过程中极具代表性的文化符号的影像。开幕式最后,在激动人心的奥运圣火点燃仪式上,著名体操运动员李宁高举火炬腾空飞翔,一幅绘满祥云纹的巨大卷轴投影沿着国家体育场上空的“空中跑道”缓缓展开,卷轴上依次呈现奥运圣火全球传递的动态影像,李宁在卷轴上矫健奔跑,在卷轴完全展开后点燃形似半打开卷轴的主火炬。在这里象征中华悠久灿烂历史的卷轴,在我国古代曾经是应用广泛且流传至今的书籍装帧形式。
    卷轴是随着文字载体变软、变薄而产生的一种古老的装帧方式。所谓卷轴装帧,就是将写有或印有文字的纸页按顺序粘连起来,缀成长卷,卷首粘接一张叫“裱”的质地坚韧的无字的纸或丝织品,裱头再系以丝带,末端粘连一根轴芯。阅读时,将书卷打开,随着阅读进程逐渐舒展;阅毕,将书卷随轴卷起,用卷首丝带捆缚,置于插架之上。卷轴装纸质书在三国两晋时期就已出现,当时的傅咸曾作有《纸赋》,说当时的纸书“揽之则舒,舍之则卷”[10],现存最早的卷轴装纸写书是在新疆鄯善出土的晋代《三国志·吴书》残卷。到了南北朝,卷轴装纸写书基本上取代了简册、帛书。卷轴装盛行于隋唐时代,著名的唐代印本书《金刚经》就是卷轴装帧,由7个印张粘连而成。到唐代后期,卷轴装才逐渐被其他装帧方式所取代。卷轴装帧形式至今还在应用,主要用于大幅书画作品、美术复制品和长幅手卷等。
    纷呈的北京奥运会开幕式,既揭开了现代奥林匹克运动新的篇章,又向世人展示了全世界唯一延续不断数千年的中华文明。通过对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中出版文化元素的解读,我们深切感受到:一方面,出版活动的产生和发展,本身就是一种文化现象,是人类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所创造的文明成果;另一方面,作为记载、传播、交流、延续文化成果的主要载体,出版承担着人类文明传承和发展的重任,具有鲜明的文化特点。我国出版业的文化积累和传播历来赋有重要的文化使命和价值追求,一部中国出版发展史,就是一部中国文化史。温故而知新,作为21世纪的中国出版人,我们要更加自觉、主动地承担起传承文明、繁荣文化的历史责任,以与时俱进的时代精神创造中华民族文化和中国出版业的新辉煌。
注 释
[1]郑如斯,肖东发.中国书史[M].北京:书目文献出版社,1987:25
[2][8][9]张树栋,张耀昆.中国印刷史简编[M].上海:百家出版社,1991:34,1,1
[3]罗树宝.中国古代印刷史[M].北京:印刷工业出版社,1993:40
[4][6][7]袁亮.出版学概论[M].沈阳:辽宁教育出版社,1997:46,47,47
[5]欧阳中石,马执斌.历史(高中版第三册)[M].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2007:37
[10] http://www.pubhistory.com/img/text/9/369.htm

(收稿日期:2008-11-02)
 (ID:1251)
© 2001-2003 出版科学杂志 版权所有
报刊转载必须征得同意并支付稿酬,网络转载必须注明作者及本刊网址
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4楼403室 邮政编码430072 电 话:027 68753799 传 真: 68753799 E-mail: cbkx@163.com

技术支持:cgz@163.com
鄂ICP备05002068号
【您是第位访客】